白水鉴心

如果耐不住寂寞,就守不住繁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共饮这杯咖啡如何

        皮卡秋是我在学校教务处打杂认识的四川姑娘,现在是我的损友之一。此人平时大大咧咧,半疯半颠,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她玩到一块去。我只知道跟她一起的时候很自在,她不像一般的女生那样爱撒娇,也不粘人。比如我们俩一起上完课回宿舍,她想去生活街,我想去食堂,她不会拖着我陪她去。渐渐地,我以为她跟我一样是个“糙汉纸”,粗线条一个。

      今天中午我先下课,打了电话约她吃饭但是没人接,我一个人走去食堂找好座位然后打电话告诉她。吃饭时候,我跟她说以后谁先下课谁就先走,等来等去很浪费时间,有缘分在食堂遇到就一起吃吧。她放下碗筷说:“那我以后就不来食堂吃了,我不要一个人吃饭。”我惊讶地看了她一眼,说:“一个人为什么就不来吃,好吧,那以后就像今天这样吧。”从食堂回宿舍的路上有一条通向她们宿舍的捷径,但是她每次都陪我从前面绕着走,我每次让她走那条小路。她都坚持绕道走,说是饭后多走点路助消化。今天她走小路了,我们提前分道扬镳了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打完球回来,我买了西瓜荔枝,打电话喊她来我们宿舍吃,她一开始说不了,后来又说过来,怕我吃不下西瓜。我们家一边吃西瓜一边说些有的没的,突然话锋一转说到她们宿舍。“我们宿舍有个女生,她老瞧不起我,说很难听的话,但是听起来又像开玩笑。我听了很不舒服。”我觉得她可能把人家的玩笑话当真了,就问她人家怎么说的举个例子,原来人家笑话说她交的朋友都很丑。我笑笑说:“嗯,我确实长得不好看。别人不了解我也没办法。”皮卡秋认为舍友不应该以貌取人,又告诉有个以前玩得很好的小伙伴最近突然不理她了,宿舍里的关系也让她很烦恼。我很了解她,这家伙是个老好人,永远不争不抢,自己吃亏也不会说出来。她说她后悔来江苏念大学了,这里的人和她没有共同语言,刚来大学时她用的是老人机,看着舍友们都用的是智能手机,,她很自卑,后来她也换用智能手机,为了融入她们,她也看舍友看的电视剧,玩微博,这是她今天才告诉我的,她说她想哭。我突然想起我中午说的话,心里有些自责,其实皮卡秋你应该自信,你上学期考你们班第二,你很独立,很能干……可惜这些话我说不出口,因为我是个不善表达儿的人。她吃了口西瓜接着说以后:“我不喜欢一个人,我们家三个孩子,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吃饭,我讨厌一个人走路。”我沉默了一会,:“我以前习惯了独来独往,但是现在这样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原来人都是害怕孤独的,我一直觉得一个人的时候既自由又不会浪费时间,我感到孤独的时候,就会找事做,再加上现在每周都要做兼职,还挺忙的,再说我也习惯了孤独。记得不知道在哪看的一句话:经常吃甜的容易觉得腻,经常吃苦的回味起来反而是甜的。说的是喝咖啡,我觉得孤独就是黑咖啡。皮卡秋,我认为你应该学会品尝这杯咖啡,不过不着急的,慢慢来,我陪你喝。


评论

热度(5)